[高桂]如歌

如歌


雇佣我的中年男人姓志村。戴眼镜,留非常平凡的发型,言语举止彬彬有礼。我跟在他身后,穿过小巷转了几个弯,停在一座宅院前。院子不算大,围墙也不高,墙上爬满植物藤蔓,种植时大概出于营造生意盎然景象的目的,到了冬天枯萎憔悴反而更显得荒凉。积雪挂在墙头和植物脆弱的枯枝上,有人走近时碎而轻细末纷纷抖落,凉的是残雪,落在我身上就融了,其余飞在阳光下的都是积尘。我透过门缝窥见房子,矮小的旧式建筑。与其他老人的住处大同小异。


“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。”他抱歉地对我笑笑。像志村这么客气的雇主不多。我觉得他没必要这么做:雇佣关系就是简单的拿人钱财为人办事,况且他承诺我的报酬相当丰厚,“让您连新年都要...

[高桂]今昔

今昔


后来和妻子聊过不少,从幼年懵懂到少年孤高,以及成年世故时光匆匆。个中滋味如果不是亲口讲述,恐怕他自己无法彻底品尝。妻子挺喜欢听他偶尔讲一些以前的事,姑且也算参与了爱人的过去,尽管形式不尽人意。他自己也慢慢觉得能这样回忆人生实在不错,虽然听众只有一个,但也煞有介事,像个英雄。


桂小太郎其实并不憧憬成为英雄,随着年纪增长就愈发深感。英雄大多是假的,而他是活生生的;英雄大多是别人的,而他是他自己的——虽然他的愿望的确大了些:江户的黎明之类,听上去就是英雄的台词。


感想来自午餐时和妻子忽然就谈起以前攘夷的事。和平年代看战事总像是虚构传说。身上还有深深浅浅的疤,已经不疼了就更...

[秀哀]3 DAYS&NIGHTS

3 DAYS & NIGHTS


00

约半年前,道路工程蔓延到附近一带。城市设施愈发完善,政府将触手伸至近郊,相应地价陆续上浮,搭上新路便车坐地起价。炒地皮的商人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,日日有不同面孔上门递上张名片,态度恳切协商收购店面,价格诱人。一时间竟比客人更多。

自从施工,生意自然日渐冷清:几条主要通道被严密封住,剩下两三小路都是曲折街巷,难走得很。近郊再寡淡,酒馆也不止我独一家,换个地方一样闹酒泡妞扯皮,只要杯里装的不是白水——即使是也可不醉人人自醉。硬撑了半个年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,但关门大吉那天不远的事实也心知肚明。然而生意还得做下去,钱还是要赚。做一天和尚念好一天的经,...

[槙岛圣护x王陵璃华子]LAVINIA

LAVINIA


年轻的女孩们陆续离开美术教室,只剩她独自留在画板前。课间的走廊喧哗起来,皮鞋和大理石地面接触的节奏参差不齐。她仍能嗅到有新鲜的香气残留在空旷的教室里,并不断从每一个可能的缝隙中向内涌入。青春期的女孩最美妙莫过于仍未意识到自身的魅力所在:额头突兀的青春痘,无意间荡出耳际的丝丝鬓发,尚未矫正的犬齿,修剪过短的指甲,长度过膝的制服裙。她们之中任意一人都能作为一件绝妙的艺术品,向世人展示夺目而不朽的绽放。可惜事与愿违。樱霜学园是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社会中少有的世外桃源:少女们被强行与外界进行隔离,在科技辅助下接受传统式的教育。虽然打着复古的旗号,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在全新的社会中更得意地生存。...

© Desert | Powered by LOFTER